文化共享资源及平台维护建设-资源建设项目满意度调查 >>
关于 报送2019年浙江省农村文化礼堂服务供给菜单 通知
消息
/ 注册
让非遗“新”故事 传播西湖文化新力量
来源:杭州市文化馆
时间:2020-01-14

  

  非物质文化遗产,蕴含一个民族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特有生产生活方式、智慧和思维方式,承载着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的文化生命密码。按照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,完善繁荣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制度,创新非遗保护、传承机制,更充分发挥非遗的价值,对坚定文化自信,广泛凝聚人民精神力量,激发全民族文化创造活力,更好构筑中国精神、中国价值、中国力量,具有重要意义。

  近年来,西湖区高度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,目前全区基本形成国家、省、市、区四级非遗保护名录体系,拥有非遗项目83项,传承人37名。国遗数量位列全市第二。有省级生产性保护基地3个、省级非遗旅游经典景区2个、省级非遗宣传展示基地1个、市级非遗生产性保护基地4个,市级非遗民俗文化村3个。

  如何让非遗走进人群,提高传统技艺的影响力,进一步加强非遗的保护和传承?

  在保留文化底蕴的基础上,传统技艺在西湖区有了新的发展。

  越窑青瓷技艺烧制的成品不再是橱窗内的摆设,已成为人们手中可爱的玩偶,凭借双手即可触摸青瓷光润的质感;“西子女红”手艺制作的成衣不再是日常无法穿着的衣物,已成了孩子们过年过节喜庆的衣着,凭借双眼即可欣赏的高超刺绣工艺。

  越窑青瓷景鸣敏:师徒带入门 青瓷获新生

  当传统技艺遇上现代审美,青瓷技艺也随之有了新的突破,不再局限于传统器型,有了新的化身。

  景鸣敏是烧制技艺的区级传承人甄景虎的徒弟,“大学时期我在活动中接触到陶瓷制作,一接触就很有兴趣,很想进行系统学习。”景鸣敏说,她的大学和工艺美术博物馆有结对活动,2018年,她开始跟着甄景虎学习越窑青瓷的制作技艺。“甄老师的教学很宽松,他把最基本的制作技巧教给我后,就让我自己练习,我个人的创作自由度很高。”景鸣敏说,和甄景虎专做传统器型不同,她更倾向于将技艺融入玩偶制作中。

  “女孩子总是格外关注制作小巧的东西,做玩偶既是我的兴趣,也是我的职业。在青瓷之前,我尝试过很多的材料,有些会褪色,有些手感不好,我都不是很满意。”早在大学,景鸣敏就尝试了各种玩偶制作的方法,也因就读于视觉传达专业,接触到了许多不同的制作材质。

  在博物馆的结对活动中,她接触到了越窑青瓷,也正是瓷器的材料特质,吸引她从零开始,学习越窑青瓷的制作技艺。“青瓷胎体薄,上色很均匀,而且上釉烧制之后,永远不会褪色。在保证青瓷技艺的传承下,我还可以根据玩偶的风格,选择胚体的质感,创作的可选性、变化性很强。”景鸣敏说。

  “刚开始有一段时间,我不是特别熟悉上釉色的流程,比如我想要的正红色,烧制出来的成品可能就成了橘色,那成品也就不是我想要的效果。”由于学习是零基础,在初次接触青瓷制作技艺时,景鸣敏也碰上了不少“坎子”。“其实瓷器烧制蕴含着许多化学原理,甄老师会让我先尝试创作,不断练习才能知道瓷器烧制的‘秘密’。”

  创作无法一蹴而就,非遗传承也并非是“照本宣科”。

  在景鸣敏制作瓷器玩偶过程中,甄景虎留给她更多自由发挥的空间。“老师教我上釉色的基本功,是他多年累积下来的烧制经验,这些技艺是我想传承的,也想把它用在我想做的事情上。”景鸣敏表示。

  在一次次失败,一次次进步中,景鸣敏瓷器玩偶制作慢慢步入正轨,如今,她亲手制作的玩偶,虽然耗费时间长,但是“慢工出细活”,个个都造型精巧,手艺精妙。“目前这些半成品,因为每个五官都要很精细打磨,到上色、烧制时间等等,我都必须严格把控。”

  鼠年新春将至,甄景虎和景鸣敏两师徒还携手景德镇推出了鼠年玩偶,这批玩偶由师徒设计,交由景德镇专业的工厂统一烧制,既保证产品的原创性和质量,也提高出产效率。

  编辑微评

  非遗艺术品,是继续保持庄重典雅的传统风貌,居庙堂之高?还是融入现代前卫元素,飞入寻常百姓家?“90”后、“00”后们,有着自己的态度。他们尊重传统,学习传统,又保持个性,持续创新。传统非遗精品在他们手中活化,中华传统文化的自信在他们心中点亮。

  “西子女红”沈飞:一代传一代 针线密密缝

  当双色盘扣、中式立领等中华传统制衣元素遇上毛呢面料、喇叭袖口、现代版型,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?说起衣物的中西合璧之道,沈飞总有说不完的“窍门”。

  沈飞对于制衣理念和技艺的继承大部分来自他的母亲——“西子女红”的第四代传人唐红英。“‘西子女红’大部分情况下是‘传女不传男’的,但是我这一代只有一个独生儿子,能接过这枚针。”回忆起自己儿子的裁缝之路,唐红英有说不完的话。“男孩子嘛,肯定比较喜欢创新的,他又去法国学习过西方的制衣理念和技术,‘西子女红’在他的手上还是有很大的创新的,也受到了更多的关注。”

  在家族熏陶和国外游学的经历下,沈飞对于“西子女红”的现代发展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,2018年,沈飞联合他的团队,一手创立了制衣品牌“禾佳”,是一款通过融入“西子女红”传统技艺,结合现代设计理念,面向儿童的童装服饰品牌。“之前,‘西子女红’常常都会选择以女装为载体来制衣,我想有些创新,就选择了童装作为制衣的主要方向,男孩女孩都可以穿,年龄跨度大,衣物风格的选择上也更加自由。”

  “禾佳”的衣物既有创新,但也有继承,“衣物整体上我还是坚持使用‘西子女红’的特色,像是盘扣、刺绣还是选择最传统的手法。”在沈飞看来,每件衣物中蕴含着“西子女红”独特的文化内涵,“制衣理念不是几句话可以总结的,我把它具象化在每件产品中,就是想把这种非遗文化,用可见的方式,传承下去,更加广为人知。”

  在坚持“西子女红”制衣理念的基础上,为了让更多的人穿上富含传统元素的服装,沈飞也有自己的创新之处。“传统的服装相对还是比较繁杂的,盘扣、立领、制式,这些都是制约现代人选择穿着传统元素衣物的原因。”沈飞认为,服装只有穿着舒适,才能被更多人接受,如何破解传统服装穿着繁复的难题,沈飞选择从面料和版式上下功夫。“在面料选择上,我避开传统的绫罗绸缎;至于版式,尽可能采取现代版式。这样可以更贴合现代人的穿着习惯,从而使更多的人愿意尝试中式服装。”

  新春将至,沈飞的“禾佳”还专门制作了一批拜年服。“这批拜年服就是我中西合璧制衣的最好体现。”沈飞介绍,2020春节的拜年服重工重刺绣,呈现出美轮美奂的视觉效果,但是上身很贴合儿童的身体,毛呢面料也很保暖,刚一推出,就已经收到了一大批订单。

  编辑微评

  在继承中反思创新,在创新中保持传承。在传统文化融入生活、走向市场、通往国际的道路上,将民族传统文化的独特魅力与时代流行元素相结合,既俘获年轻一代的青睐,又赢得世界目光的关注,是新一代非遗人的使命,也是他们不懈追求的永恒价值。


132人浏览
0